軟軟綿綿不出聲但刺痛.

 

   大抵是傷沒好個完全,還需要時間。

   大抵是感知能力太強以至於失控了。

   大抵是太愛所以想逃。

   全天下也大概就我這個奇葩了。

  

   每每坐在谷底,就覺得難過

   不應該,他不應該這樣被我消耗。

   從來都相信他,從來都。

   但是沒有辦法相信我自己

   丟掉這樣的我才是件合情合理的事。

   

   愈愛便愈害怕失去。

   如果知道以後會被丟棄,

   我寧願現在瀟灑地離去,趁現在。

 

   討厭這樣低潮倉皇猜忌任性的自己。

   不值得,不值得被他喜歡

   不值得這樣被他寵愛著。

   他不應該這樣被我拖累著。

 

 

 

 

 

海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